母婴

武汉今天新闻头条白血病患儿父亲们组队 专做家庭除甲醛和甲醛检

作者:admin 2018-12-23 我要评论

“小白爸爸”的抗污战队 这支由白血病患儿父亲们组成的队伍,专做家庭的除甲醛和甲醛检测 2018年12月1日,成都,高爸爸在医院大院内的出租房。 2018年12月2日,...

    “小白爸爸”的抗污战队

    这支由白血病患儿父亲们组成的队伍,专做家庭的除甲醛和甲醛检测

    2018年12月1日,成都,高爸爸在医院大院内的出租房。

    2018年12月2日,成都,病房内,高爸爸的女儿在吃药。

    2018年12月3日,成都,“小白爸爸”抗污战队为一家新开业的会所去甲醛。A12-A13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儿科血液病区,有一支特殊的队伍。他们有一个威风的名字——小白爸爸抗污战队。

    “小白”是医院里医护人员、社工、志愿者对不幸罹患白血病的孩子的爱称。而这些孩子的爸爸们也顺理成章成了“小白爸爸”。

    孩子得了白血病后,爸爸们就开始寻找病因。尽管至今没人能说清,甲醛究竟是不是白血病的诱因。但四川省人民医院儿科副主任周晨燕认为,也许甲醛就是白血病的诱因之一。她在诊疗过程中发现,污染引发的白血病占了大多数,其中装修污染又是主要来源。

    而爸爸们坚定认为,甲醛就是致病的根本原因。2018年5月7日,在“小白爸爸”张速的组织下,几个“小白爸爸”组成了一支临时的队伍,他们和甲醛是“死对头”,专攻家庭的甲醛检测和除醛。

    抗污战队成立半年,已经集结了十个成员,帮助十几户家庭和企业完成了除醛工作。“我就想着,我工作一天,说不定就少了几个得病的孩子。”“小白爸爸”郭安全说。

    特殊的抗污战队

    11月27日,下午三点多,高玉康敲响了周晨燕办公室的门,“我去做检测了。”高玉康站在门口搓搓手。四川省人民医院儿科副主任周晨燕从身后的柜子里拿了个小盒子递给他,又从电脑里打印了几张表格,嘱咐他填好各项数据。

    高玉康是“小白爸爸抗污战队”的一员。他今年46岁,额头和眼角已经有明显的皱纹。2017年之前,他是四川雅安的农民,一辈子和玉米、菜籽、水稻为伴。去年,他的女儿小如查出患有白血病,住进了四川省人民医院儿科血液病区。

    这里每天都是拥挤、热闹的,走廊的休息椅上挤满打着吊瓶的孩子和陪同的家长,病房里充斥着孩子的哭声和笑声。孩子们有统一的装扮,光头、一个大口罩遮住半张脸,男孩女孩都不例外。

    在医院里,不幸罹患白血病的孩子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小白,这是医护人员、社工、志愿者对他们的昵称。而爸爸们也顺理成章成了“小白爸爸”。

    按照约定,“小白爸爸”高玉康要到一位阿姨家进行甲醛检测。阿姨家里的新房装修了一年多,本来打算给孩子住,但孩子们觉得屋子里有味道,一直不敢住。

    要检测的房间只有六七十平米,推开门,是一股木料和涂料混合的味道。高玉康从盒子里拿出甲醛测量仪,那是一个长方形的仪器,只比手机大一点。伸到柜子里,显示屏上的数值先升了几个数,几秒之后,很快降下来,最终定格在0.02。

    “就是这个柜子,味道好大哦。”阿姨指着卧室的一个大衣柜,柜子里面简单挂了几件衣服,其余的空格,全都放着茶叶末和竹炭吸附味道。

    “没问题,甲醛不超标。”高玉康眯着眼睛指着显示屏给阿姨看,“数据超过0.1,那才是超标了。”

    其实一周前,他已经来过一次,但当时要检测的屋子开着窗户,测出来的数据不准确。高玉康提出再测一次。“做甲醛测试必须关闭门窗超过24小时,数据才算有效。”他解释。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武汉大楚网新闻德国汽车冲撞人群致1死

    武汉大楚网新闻德国汽车冲撞人群致1死

  • 今日武汉头条新闻生死营救:民警晒新生

    今日武汉头条新闻生死营救:民警晒新生

  • 今天武汉新闻学生宿醉昏迷被查出高位截

    今天武汉新闻学生宿醉昏迷被查出高位截

  • 湖北武汉最近新闻寻耳蜗事件引质疑家属

    湖北武汉最近新闻寻耳蜗事件引质疑家属